大山深处有新村

作者:时间:[2018-11-01 10:22:45 ] 0

  一条4公里长的水泥硬化路从火花槽子盘旋而上,直达山顶,这是紫云自治县火花镇关坪村一条通往致富的康庄大道。


  335户1653名关坪村村民,带着自己辛勤种植的葡萄走出了大山,让贫困村的发展也融入到大山之外的经济浪潮中。


  “这条路,我们奋斗了10多年。”该村村支书韦吉云说。


  立志:打通出山路


  时间拨回到20年前,“山高坡陡,山多地少,喝的是望天水,吃的是包谷饭。”是关坪村的真实写照。关坪村是紫云自治县出了名的边远穷山村。


  关坪村有8个村民组,生活在高海拔的大山上。这里距火花镇25公里,山路崎岖,车辆进不去,农产品运不出。路,成了阻隔山里人与外界交往的最大屏障。在山顶的坡汉组、烂坝组只有两条出山路:一条往南,走5公里到村委会,再往南20公里,才能到乡政府,耗时4个多小时;另一条往北,下山、过河,走3个小时才到公路边。


  大山里不仅缺路,条件也不好。无路、无水、无电。庄稼种早了天旱不出苗,种晚了秋风大不长粮,绝大部分人家吃了上顿没下顿,只能靠政府救济。


  路,成为村民年年岁岁的期盼。


  1997年,熬不住贫穷的日子,29岁的韦吉云离开村庄,南下广州打工。


  开了眼界、挣了钱,家乡的路却一直是压在他的心头的一块“重石”。没多久,他辞掉工作,毅然回乡,要把心头的“重石”亲自卸下来——修路!


  现实却是无情,没钱、没粮,家家户户青黄不接。


  2000年春节,韦吉云和坡汉组组长韦吉辉召集村里另外4位村民一起碰头商量,修路的想法一经抛出,人人精神振奋,纷纷同意。韦吉云拿出一张白纸,草拟着坡汉、烂坝的出山路:一条往南,走5公里到村委会,再往南走20公里,到达帮乡政府;另一条路往北4公里,爬坡、下坎、过河,就到火花镇柏油路。


  6人碰头会的消息一出,在贫穷饥饿中煎熬的坡汉、烂坝53户村民“炸”开了锅,一呼百应,一场历时6年的修路历程就此展开。


  苦干:刨出发展路


  说干就干。没有专业设计人员和测绘人员,他们用土法测量;没有炸药、挖掘机和铲车,村民用钢钎、大锤和锄头,凭着力气开山挖路;修路涉及火花镇另外两个村四五十户的土地,他们从亲戚着手,苦口婆心做工作,一人通则家家通,两村的村民自愿让出土地。


  然而,由于修路太耗时间和精力,开工后不久,有几户村民因家里没了粮食打起了“退堂鼓”,同时家里开支、抚养孩子也没了钱。韦吉云二话不说,和村干部分头到邻村借钱借粮,帮助村民渡过难关。


  韦吉云等人的精神,感动着村民。82岁的村民韦老奔也扛着锄头挖路,他语重心长地说:“孩子,你们修路,我感到很高兴,我们都支持你,但我可能看不到路修通的那天了。”


  “不会的,您老就等着路通吧。”其实韦吉云心里也没有底,“靠钢钎大锤和锄头,一年只能挖一段,真不知道哪一年能修通。”


  两年后,韦老奔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那时,路还未修到一半。把老人送上山安葬好,韦吉云和村民站在老人的墓前,眼睛一酸,泪水唰唰唰往下掉,他发誓一定要尽快把路修通。


  韦吉云说:“有几次差点干不下去,可哭也要躲起来小声哭,怕别人听见影响了士气,泄了心劲。”


  施工路段山高坡陡,有陡坡也有缓坡,有石山路段也有泥土路段。韦吉云和韦吉辉等人按照田地和人口分别计算工程量,抽签分段、落实到户,碰到难修的路段,干部、党员、积极分子与村民调换,优先照顾劳动力弱的农户。村民韦吉美丈夫身体不好,她是家中唯一劳力。2004年,她家抽到一段陡峭石头路段。韦吉辉二话不说,将一段缓坡泥土路段给韦吉美调换了。


  年复一年,每年农闲时节,坡汉、烂坝两个组上百村民的身影准时出现在修路现场,大锤、钢钎敲打石头的声音响彻山间。


  坡汉、烂坝村民忍饥挨饿挖山开路的苦干精神感动了紫云。2003年,紫云自治县委、县政府号召向坡汉人民学习,支援3万元经费修路,韦吉云全部用来购买炸药。有了炸药后,坡汉、烂坝的村民挖山开路的劲头更足了,毛路修出来后常常是大人拉着拖板压路,小孩子站在拖板上帮着压。这一场景,融入大山,定格成艰苦奋斗的图景。


  冬去春来,历经6年的艰苦付出,2006年底,宽4米、长4公里的山路修通了,这一刻,韦吉云的泪水大颗大颗滴落。53户村民一起筹钱买了一头猪,宰杀后共同庆祝,韦吉云双手颤抖,端着满满的一碗酒敬村民。那一晚,大家都喝醉了。


  兴业:趟出致富路


  路通了,电也随后通了,村民告别了点煤油灯的日子。问题又来了,怎么带领乡亲们致富?


  短暂兴奋过后,韦吉云愁绪更多。挖山修路6年,把大家都挖穷了,村民的腰包更瘪了,几乎家家缺钱饿饭。为解决村民吃饭和收入难题,韦吉云把眼光放在了打工“老本行”。2007年正月初二,关坪村成立“打工协会”,坡汉和烂坝两个组挑选5个年轻力壮、头脑灵活的小伙子到沿海城市打工。没有车费,村民分头筹了3000多元钱给他们买车票,要求第二年每人至少再带5名村民外出打工,现在全村有800多人在外务工。


  外出打工三年,村民几乎还清了债务,渐渐有了收入。但村民家家户户还住着茅草屋、土墙房。2009年,韦吉云着手从山顶上搬到水源点以下的半山腰,集中力量一批一批进行搬迁,没有钱的农户,村民纷纷筹钱帮助建房,等打工挣钱了再还。


  水电路通到家门口,房子也建起来了,但产业还是一穷二白。“不能这么下去,必须发展产业,让大家富起来。”韦吉云说。一次偶然机会,他看到邻村种植紫葡萄,果实诱人,致富思路豁然开朗:过去困在深山、穷在深山,虽然村子只有1106亩贫瘠耕地,却有1.7万亩荒山,荒山就是村里最好的资源,种上葡萄等精品水果,或许就是一条致富路。


  2012年初,韦吉云从邻村一户农家果园里悄悄摘回一枝紫葡萄藤与当地野葡萄嫁接,在房前试种,年底长势茂盛。2013年初,韦吉云就带领4名积极的村民试种80亩。看到蓬勃发展的葡萄园,村民都心动了,纷纷要求种植,但没有钱,买不起水泥杆子、钢丝。2014年,正赶上紫云自治县鼓励农民调整种植结构,种植经果林每亩补贴1800元。当年,关坪村分到200亩指标,一个星期就种完了。但村民的积极性很高,韦吉云立即厚着脸皮找县里的相关部门,前前后后关坪葡萄种植面积扩大到2000亩。


  2016年,关坪村获得200万元道路硬化资金,把4公里的山路全部硬化。今年,葡萄园全部挂果。目前,葡萄刚刚销售完毕,村民留下部分葡萄纷纷酿起了葡萄酒,待到春节前,80多户葡萄种植户卖葡萄和卖葡萄酒的收入可达二三百万元。韦吉云说:“到明后年,葡萄进入丰产期,2000亩葡萄产值可达1500万元以上。”


  如今,关坪村成立了紫云自治县高原红农业种植专业合作社,除了种植葡萄,还种植了500亩冰脆李、蜂糖李,发展黄果柑、楠竹等1000多亩。关坪村的发展,辐射带动周边村寨种植葡萄、李子等精品水果上万亩。而韦吉云又在谋划一场产业的突围:引进红酒厂,酿造属于自己品牌的葡萄酒;在葡萄架下发展养殖业,打造循环立体农业发展模式,让村里的发展更具可持续性,将关坪村发展成生态美、百姓富的美丽新农村。

——责任编辑:魏明

——信息来源:人民网

网友评论: 已有0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字符。(共可输入200字,还剩200字。)
验证码: